10000年后,人类会变成什么样?

  来源:原理

  人类是地球生命40亿年来难以置信的进化结果。

  生物的繁衍过程并不是完美的,但在复制基因时犯下的错,有时反而会让生物更好地适应环境,而这些基因往往也能被传递下去。从太古宙海洋中自我复制的分子,到寒武纪深海里的无眼鱼,到默默赶超恐龙的哺乳动物。最终,智人登上了舞台。

  进化塑造了我们,但我们并不是这个故事的终点。进化不仅不会止于人类,我们现在甚至可能比之前进化得更快。如果人类在未来一万年里没有在气候大灾难或者小行星撞击事件中灭绝,我们有没有可能进一步进化成一个比如今更先进的物种呢?

  预测未来自然非常困难,毕竟世界可能会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变化着。但我们可以做出一些有根据的推测。最好的方法或许就是回顾过去,假设未来将按照之前的趋势继续发展下去。至少,这就是一种可能的未来。

  但要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仔细研究一下生物学。

  自然选择的结束?  

  一些科学家认为,文明的崛起结束了自然选择。的确,过去占主导地位的选择压力大部分都消失了。饥饿和饥荒在很大程度上被高产作物、化肥和计划生育终结。曾经会躲在黑暗中猎杀我们的狮子、狼和剑齿虎,甚至已经称不上威胁了。

  但进化并没有就此停止,而变成了其他因素在推动。进化与其说是适者生存,不如说是适者繁衍。我们仍然需要寻找伴侣,养育后代,因此性选择如今在进化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即使自然不再掌控着我们的进化,我们创造的非自然环境,比如文化、技术、城市,带来了新的选择压力。我们对这个现代世界的适应过程已经开始了。

  当我们的饮食改变,包含了更多谷物和乳制品时,我们也有了相关基因来帮助我们消化淀粉和牛奶。当人口密集的城市为疾病的传播创造了条件,抗病的突变也随之传播开来。非自然的环境造就了非自然的选择。

  寿命的增长  

  我们还面临着新的选择压力,例如死亡率的降低。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人类能进化得活得更久,寿命更长

  生命周期的演变是对死亡率的反应,也就是捕食者和其他威胁杀死你的可能性有多大。当死亡率很高时,动物必须在年轻时繁殖,否则可能根本没机会繁衍后代。进化出防止衰老或癌症的突变也没有好处,因为你可能不会活到那么长的时间来使用它们。

  但当死亡率较低时,情况正好相反。拥有延长寿命的适应性和生育能力也很有用,它们可以为你争取更多时间繁衍后代。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没有天敌的动物往往更有可能进化出更长的寿命,比如格陵兰鲨、加拉帕戈斯龟和弓头鲸都成熟得非常晚,它们甚至可以存活几个世纪。

  即使在文明出现之前,人在猿类中也是独一无二的。用长矛和弓箭武装起来的狩猎采集者可以抵御捕食者,它们懂得分享食物,避免饥饿。因此,我们进化出了延迟的性成熟和相对长的寿命,甚至可以存活70年。但问题是,儿童死亡率仍然很高。

  即使在文明崛起后,儿童死亡率依然居高不下,直到19世纪仍是如此,此外,我们还持续受到瘟疫和饥荒的影响。

  但在过去两个世纪里,更好的营养、医疗和卫生让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青年死亡率降低到1%以下。全世界的预期寿命飙升至70岁,发达国家可以达到80岁。这些增长是由于健康的改善,而非进化,但它们为延长我们的寿命的进化创造了条件。

  现在,由于我们的预期寿命翻了一番,延长的寿命和生育期的适应性如今是有利的。鉴于越来越多的人活到100岁甚至110岁,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的基因可以进化到普通人经常活到100岁甚至更长。

  体型、力量和外貌的演变  

  早期的古人类体型都比较小,可能只有120到150厘米高。但后来的古人类,包括直立人、尼安德特人和智人都长得更高了。我们在历史上不断增加身高,部分原因是营养的改善,但基因似乎也在不断进化。

  我们为什么变大还不清楚。生长需要时间,所以更长的生命意味着更多的生长时间。同时,人类女性似乎也偏好高大的男性。因此,较低的死亡率和性偏好都可能让人类变得更高

  在过去200万年里,我们的骨骼变得更加轻盈,因为我们减少了对蛮力的依赖,而更多地使用工具和武器。随着农业耕作迫使我们定居下来,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稳定,骨密度也因此下降。

  随着我们在办公桌、键盘和方向盘后面花费更多时间,这些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体力变得不那么必要,我们的肌肉会不断萎缩,颌和牙齿也变小了。

  在10万年前人们离开非洲后,人类遥远的部落因为距离而变得孤立。在世界各地,不同的选择压力导致我们的外表以不同的方式演变。各个部落进化出了独特的皮肤颜色、眼睛、头发和面部特征。

  但随着文明的兴起和新技术的出现,不同人群再次被联系起来,我们越来越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群体,这将创造一个混血的世界,肤色和面部特征都趋向于全球平均。性选择将进一步加速我们外貌的进化。随着大多数形式的自然选择不再起作用,配偶选择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智力和个性的戏剧性变化  

  最后,我们的大脑和思想,也就是我们最独特的人类特征,也将发生演变,甚至可能是戏剧性的变化。

  在过去的600万年里,在工具使用、复杂社会和语言的驱动下,人类大脑大小大约增加了三倍。但有意思的是,这种趋势未必会继续下去。在欧洲,大脑大小在一万至两万年前达到顶峰,大约就在我们发明农耕之前。随后,大脑则变得越来越小。现代人的大脑比我们古代的先驱者,甚至是中世纪的人都要小。

  我们目前还不清楚这种趋势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一旦我们转向农耕,脂肪和蛋白质就很稀缺,使得生长和维持大脑的成本变高了。在经常发生饥荒的农业社会里,巨大的脑或许反而成了一种负担。

  又或者说,生活在一个由“专才”组成的大社会中,对脑力的要求比生活在一个由“通才”组成的部落中反而要低了。石器时代的人掌握了许多技能,而现代人作为庞大的社会网络的一部分,利用劳动分工,扮演着更少、更专精的角色。在一个文明中,我们每个人可能主要从事一种行业,然后依靠其他人来做其他事情。

  当然,大脑的大小不代表一切。因此,大脑质量的损失对整体智力的影响有多大还不清楚。也许我们失去了某些能力,同时增强了与现代生活更相关的其他能力。有可能我们通过拥有更少、更小的神经元来保持处理能力。

  我们的个性一定也在不断发展。比如,侵略性现在已经成为一种不适应的特征。社会模式的变化也会改变人的性格。与过去不同,如今的我们生活在庞大的人群中,经常为工作而移动,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各种关系,还有许多关系转瞬即逝,而且越来越多是虚拟的联系。

  当然,并非每个人在心理上都能很好地适应。不可否认,越来越多的人受到心理问题的困扰,比如焦虑和抑郁。

  新的可能性?

  曾经在地球上生活着多个人类物种,但现在只剩下了我们。未来,新的人类物种会进化出来吗?

  想要达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孤立的种群,并受到不同的选择压力。理论上来说,生殖隔离可以通过选择性交配来实现。如果人们在文化上被隔离,根据宗教、阶级、种姓、甚至政治而成婚,不同的种群,甚至物种,可能会随之进化而来。

  到目前为止,这些讨论主要是从历史的角度出发。但在某些方面,未来可能与过去截然不同。进化本身已经进化了

  其中一个更极端的可能性是定向进化,也就是我们主动控制我们自己这个物种的进化。今后,我们将在对自己的行为有更多了解的情况下这样做,并对我们后代的基因有更多控制。

  我们已经可以对自己和胚胎进行遗传性疾病的筛查。我们甚至有可能为胚胎选择理想的基因,就像我们对待农作物那样。直接编辑人类胚胎的DNA已被证明是可能的,当然,这会受到道德的谴责。然而,如果将来这种技术被证明是绝对安全可靠的,情况会不会变成,你不给你的孩子最好的基因,就不是最好的父母呢?

  关于人类进化的讨论通常是向后回溯的,但随着技术和文化进入一个加速变化的时期,我们的基因也将加速演变。也许进化中最有趣的部分不再局限于生命起源、恐龙或尼安德特人,而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的现在,以及我们的未来

  #创作团队:

  文作者:Nicholas R。 Longrich(巴斯大学古生物学与进化生物学高级讲师)

  编译:Takeko

  排版:雯雯

  #参考来源:

  https://theconversation.com/future-evolution-from-looks-to-brains-and-personality-how-will-humans-change-in-the-next-10-000-years-176997

  #图片来源:

  封面图:max pixel

  首图:T。 Michael Keesey/Flickr, CC BY-NC-SA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

新浪科技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About Sina

联系我们|招聘信息|通行证注册

产品答疑|网站律师|SINA English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