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传奇沉船被找到!它背后,是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类探险史诗…

  来源:英国那些事儿

  今天,各大欧美媒体都在报道一艘古老的沉船:坚忍号(Endurance)。

  106年前,英国的极地探险家欧内斯特·沙克尔顿(Ernest Shackleton)带着27名船员来到大西洋最南端的威德尔海,梦想横跨南极大陆,创下人类历史。

  这个目标没有实现,在距离目的地不到320公里的时候,坚忍号被浮冰围困,挣扎10个月后沉入海底。

  过去几十年,经常有人试图找到这艘沉船,都无果而终。

  今年,也是沙克尔顿逝世100周年,有匿名人士向福克兰群岛海洋考古基金会捐赠1000万美元,筹划了这次寻船行动。

  基金会组织了一支豪华寻船队,由地理学家、历史学家、海洋考古学家和技术人员组成,在2月初离开南非开普顿市,来到沙克尔顿笔记里的沉船点。

  他们在沉船点附近4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搜索了两个星期。

  靠着水下无人机,终于在沉船点以南6公里,水深3008米的地方,找到了坚忍号。

  “这是我看到过的保存最完好的木制沉船。”参与寻船行动的海洋考古学家曼森·邦德(Mensun Bound)说,“它的船身直立,远离海床,基本完好无损。”

  基金会公布了照片和视频,称这是“世界上最有挑战性的沉船搜索”,“创造了极地历史”。

  媒体们也激动起来,纷纷报道坚忍号的细节。

  为什么人们要费那么大力气,找一艘探险失败的船呢?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可能会有这种疑问。

  沙克尔顿和他的探险队确实都失败了,但他们也创造了极地探险史上的奇迹。

  在坚忍号沉没后,探险队转移到浮冰上。

  没有救援,没有物资,这28个人在极寒中挣扎了一年半,竟然靠自己的努力重回人类世界。

  不是所有的探险都靠成功与否来衡量,勇气和坚忍也是不可忽视的……

  沙克尔顿的探险,处在“南极探险英雄时代”的尾声。在此之前,挪威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已经于1911年抵达南极点,成为历史第一人。

  英国探险家罗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于一个月后到达,回程途中不幸丧命,成为举世闻名的悲剧英雄。

  极点已经被人探索过了,沙克尔顿想到一个新壮举,那就是成为横跨南极大陆的第一人。

  之前,沙克尔顿去南极探险过三次,两次失败,一次成功,一度是最接近南极点的人。

  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授予他爵士称号,他在英国民间的威望很高。

  决定要横跨南极洲后,沙克尔顿在报纸上发广告,招募想和他一起创造历史的人。

  在5000名申请者里,他挑选出26人,有医生、气象学家、厨师、摄影师和商贩,这些人组成“大英帝国穿越南极探险队”。

  (探险队合影)

  有趣的是,一名偷渡客也上了船,他最后成为探险队的管家。

  最终的探险队人数是28人,外加69条狗和一只叫奇皮夫人的公猫。

  1914年8月6日,所有人和动物登上坚忍号,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

  (出发前的坚忍号)

  三个月后,他们来到南乔治亚岛的捕鲸站,在这里稍作修整。这个活火山群岛距离南极洲只有2000公里,属于人类活动范围的边缘地带。

  12月5日,他们出发了,向南极大陆全面冲刺。

  沙克尔顿已经计划好了路线,他们最终将到达新西兰南部的罗斯海,有人在那里等着他们,一路沿岸还有提前布置好的食物和燃料。

  (坚忍号的线路图)

  离开南乔治亚岛的第三天,坚忍号就进入飘满浮冰的南极海域。

  这是危险的旅程,之后几个星期,坚忍号小心翼翼地在浮冰中穿梭,慢慢向南驶去。

  平均每天,这艘木船只能航行48公里,好在还算安稳。

  但谁知道,1915年1月18日,一股向北的大风袭来,将浮冰压向陆地,浮冰之间被挤压得没有空隙。

  这时候人们发现,前后左右都不能走,坚忍号被困住了!

  此时,探险队距离着陆点只有一天的行程,可这股风推动浮冰,把坚忍号向北偏移。

  沙克尔顿清楚,此时除了等待冬天结束,或者一股向南的大风刮来,他们别无他法。

  船上的医生亚历山大·麦克林(Alexander Macklin)记下沙克尔顿当时的言行。

  “他没有表现出愤怒,也没有丝毫失望的样子,只是简单而平静地告诉我们,必须在浮冰群里过冬。

  他解释了其中的危险和潜在可能,但没有失去乐观。”

  不过,私下里,沙克尔顿还是恐惧的。

  一个冬夜,他悄悄告诉船长弗兰克·沃斯利(Frank Worsley):“不能一直住在船上……它也许会停留几个月,几周,甚至只有几天。但我知道,冰一旦得到了什么,它就不会放走。”

  1月27日,沙克尔顿带领船员们打破船周围的冰块,后来证明这是徒劳的,没有力气开辟出一条通道。

  于是,他们选择到浮冰上安营扎寨。

  船员们尽可能多地从船上搬来物资,没有实际作用的东西都被丢弃了,包括书、纪念品、艺术品和圣经。

  太小的狗也被枪杀了,因为没有资源去照顾它们。奇皮夫人也一样被杀了。

  最开始,探险队幻想着能不能拿着物资,跑向陆地。他们没日没夜地跑了7天,最后发现只跑了12公里,这个计划就被放弃了。

  沙克尔顿只好让船员们再次在浮冰上扎营。

  之后几个月,全船人只能无奈地随冰漂流,偶尔有一阵南风,但实在太微弱了。

  到7月,一股狂暴的西南风袭来,暴风雪持续了两天,将浮冰分解成细小的碎冰。但冰破裂的位置离坚忍号很远,船身周围的冰完好无损。

  之后两周,被浮冰不断挤压的坚忍号,船身向左倾斜,慢慢没入海中。

  没有一点办法,船员们只能看着坚忍号的甲板被压弯,冰水进舱,坐它去着陆点的希望破灭了。

  到11月21日,承受了一轮轮压力的坚忍号船身破裂,彻底掉入海底。

  船长沃斯利记录下位置,68° 38.5‘S 52° 58’W。

  载着探险队的浮冰继续缓慢而坚定地向北飘去。1916年4月7日,白雪皑皑的克拉伦斯岛和象岛出现在不远处,让探险队心生希望。

  但两日后,希望再次破灭,探险队脚底下的浮冰裂出一条口子,随时可能解体。

  沙克尔顿下令立刻收拾行李,乘坐救生小船离开。在狂暴的海浪中航行了6天后,克拉伦斯岛和象岛出现在48公里的前方。

  当时,沙克尔顿已经80个小时没睡觉了,船员们有的晕船倒地,有的因痢疾一病不起。

  沙克尔顿的副手在日记中写道:“至少有一半人都疯了。”

  还好,剩下的人足够坚强,他们疯狂划船,终于在4月15日爬上象岛。

  这是他们离开南乔治亚岛的497天后,第一次踏上陆地。

  但磨难没有结束。

  经过9天的修养和准备,沙克尔顿、船长沃斯利和另外四人乘坐一艘救生艇,前往1287公里外的南乔治亚岛捕鲸站。

  (乘坐救生艇离开的场面)

  又是一场危险的航行,在16天里,他们不断和狂风巨浪搏斗,把水从船里倒出来,把帆上的冰敲碎。

  沙克尔顿记录道:“天空是危险的灰色,船在无休止的巨浪中颠簸……每一波海浪,都是需要盯紧和躲避的敌人。”

  无数次,他们感到船要沉了,又无数次挺了过来。

  终于,风缓和下来,他们登上南乔治亚岛。但因为之前的风太大,船向偏离,来到没有捕鲸站的另一端。

  (船员在冰原上烧火做饭)

  沙克尔顿、沃斯利和另一个船员选择徒步前进。三人翻山越岭,滑下冰川,开辟了一条人类从未走过的路。

  经过36个小时的绝望步行后,他们终于来到捕鲸站。

  捕鲸站的站长索拉尔夫·索尔勒(Thoralf Sorlle)感到不可思议,没有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更不可能从山那边走来。但他们就这么过来了。

  旁边的捕鲸人记录下当时的场面:“站长问,‘你们是谁?’ 三人中有着可怕的大胡子的男人平静地说,‘我叫沙克尔顿。’ 听到后,我转过身哭起来。”

  在南乔治亚岛上的6名探险队成员得救后,剩下的还有留在象岛上的22人。

  这是最后的救援任务,没想到也是最耗时。

  第一次,沙克尔顿开船前去营救,因为浮冰太多,不断绕路,导致燃料严重不足。没办法,他只能返回福克兰群岛。

  第二次,乌拉圭政府提供了一条船来营救,但路上它被浮冰困住。

  第三次,沙克尔顿从智利买了一艘叫耶尔乔的船,终于在1916年8月30日,抵达象岛。距离他之前离开象岛,已经过去了128天。

  (沙克尔顿和船员在做饭)

  这漫长的等待期里,沙克尔顿的助手弗兰克·怀尔德(Frank Wild)每天说:“老大今天可能会来!”

  但剩下的船员越来越沮丧,到最后绝望了。“欺骗自己是没有意义的。” 一名船员写道。

  还好,他们靠吃海豹和鱼活了下来,等到耶尔乔号。看到老大的那瞬间,他们激动地挥舞着手,把象岛抛在身后。

  将近两年的冒险之旅,就这样结束了,28名船员全部存活。

  回到英国后,他们受到英雄般的礼遇,沙克尔顿更是被奉为英国的传奇冒险家,到处做演讲。

  但沙克尔顿心里仍然有个疙瘩,他没到过南极点,也没横跨南极洲。

  这算冒险家吗?

  于是,1922年,他再次扬帆起航,从南乔治亚岛前往南极洲。

  不少坚忍号的船员重新加入进来,但他们注意到,这个曾经给他们无限鼓励的队长,变得虚弱而胆怯。

  他似乎耗尽了自己的心力,整日忧心忡忡。

  到1月5日,沙克尔顿在船上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7岁。

  助手怀尔德接替他的位子,继续向南极洲进发。之后一个月,他试图穿越浮冰群,但徒劳无果,最后,只能把船开往象岛。

  在安全的海面上,怀尔德和船员们通过望远镜,凝视着熟悉又陌生的岛屿。

  “我们在一次看到了它,听到曾经的声音。到处都是过去探险的痕迹。”

  人生就是这样,总有遗憾。

  他们掉头向北,开船回家了。

  这就是坚忍号的全部故事。

  重新被发现的坚忍号将被人类研究和记录。不过,根据《南极条约》,它将被视为历史遗迹,不能运出海,只能停留在这里。

  基金会正在扫描坚忍号的图像,作为未来的教育素材和博物馆展览资料。他们也计划拍摄一部纪录片,告诉更多人这个故事。

  这艘沉睡在冰冷海水中的船,是人类冒险精神的象征啊……

  ref:

  https://www.npr.org/2022/03/09/1085432575/endurance-ship-found-ernest-shackleton

  https://www.history.com/news/shackleton-endurance-surviva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ndurance_(1912_ship)

  ——————–

  梦的游乐场_zzz:想起了《漫漫北寻路》

  Arthurwillbealegend:人类的理想主义光芒永远照耀着前行的路

  禾木白桦:《约伯记 38:2930》 冰出于谁的腹中?天上的霜又是由谁所生?诸水坚硬如石头, 深渊之面凝结成冰。

  去品味人生大葱:英勇的气概

  徐不知x:好适合拍成电影,特别是这个略有遗憾却好像很情理之中的结尾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

新浪科技意见反馈留言板

新浪简介|广告服务|About Sina

联系我们|招聘信息|通行证注册

产品答疑|网站律师|SINA English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